中央政府門户網 | 簡體 | 繁體 | English  
 
 
 
 
 
政務新媒體矩陣
 
 
 
 
首頁 | 四川概況 | 政府領導 | 機構職能 | 政府信息公開 | 政務服務 | 互動交流 | 投資四川 | 旅遊四川 | 網站導航

相遇德陽

  • 2020年10月13日 07時34分
  • 來源: 四川日報
  • 【4px集運】


東汽職工在生產中。記者吳 傳明 攝


德陽小街巷。李淮攝


德陽文廟。(資料圖片)


德陽長江路。(資料圖片)


很多年前,我還是個扎着兩條麻花辮子,穿條粉色公主裙子,提着個白色底子藍花布口袋子的小姑娘,跟着父母親到德陽縣城。清楚地記得是路過,吃了頓中午飯。那時在我印象裏,當時的德陽縣城小而破舊,兩街夾一道,像個小場鎮。

泰山北路173號,是德陽市人民醫院,我曾工作過的地方。1986年12月的一天,我去一樓平房醫院辦公室找院辦戴主任報到時,他遞給我一個白色底子紅色號碼小胸章,我的工牌編號是“479”。報到後住在綿遠街,每天從綿遠街走路到醫院上班,路上單邊要耽擱二十來分鐘。那幾年,舊城改造摧枯拉朽,殘存的老街道被開膛破肚。這段路:水泥、沙土、柏油、碎石子、推土機、大吊車、穿工裝的民工、手舉小紅旗的管理者……物和人,時刻呈現動態的忙碌。

如今的泰山北路寬敞平整,人行道、殘疾人專用道、汽車道、斑馬線,處處分明;玉蘭花燈組高大整齊,夜來,華燈齊放燈火通明,地上掉根針都可以撿拾起來。市政建設道路的巨大變化,市區五縱五橫主幹道,100餘條小街小道整治,形成了方格網絡道路。創意街名用“山河”,南北道路橫以“山”稱,如泰山路、峨眉山路、廬山南路,東西走向縱為“水”名,如長江路、嘉陵江路、岷江路。指向性和地標性與城市文化相聯繫,彰顯恢宏大氣的城市特色。

南門處珠江西路一號,國家重大技術裝備製造業基地之一中國二重坐落在這裏。中國二重具有雄厚的物質技術基礎和強大的產品研發、設計和製造能力,是中國最大的冶金成套設備、鍛壓設備、風電核心部件、核電等重大技術裝備製造基地。

我知道的二重廠,是從生活區編號101至1010,廠西區有201、202,工農村那邊還有技校生活區開始的。廠里正式職工一萬好幾千人,算上家屬人就更多。我住在102區時,時常到城南市場買菜打醬油,與大廠子弟、工人師傅們不期而遇:“這旮旯,那旮旯”“好吃不過餃子”“我是東北銀(人)”,話語高聲大氣貫進耳朵;他們買白菜蘿蔔不得為兩分或者五釐錢斤斤計較,耿直、豪爽、大方,本地人區分他們是“東北老陝”;也有打扮入時的上海阿姨,提個摩登珠串小包,兩根葱三棵蒜苗都要在手裏掂量掂量,人説她們是“上海阿拉”。天南地北的建設者們從1958年齊聚德陽,打造二重廠國企重裝集團,他們是三線建設三線人。記得廠裏冬天發勞保大頭皮鞋,夏天一人兩件瓶裝汽水,帥哥多且工資高於地方企事業,曾經流行“姑娘姑娘快快長,長大就嫁二重廠”的話語,我們醫院的護士多以與廠子弟聯姻為榮。

建於1966年,產品涵蓋火電、核電、氣電、工業透平、電站鋪機及新能源等的東方汽輪機廠,老家本在綿竹漢旺鎮,2008年5月12日汶川特大地震毀壞了他們的家園,2011年他們把新家安在德陽金沙江西路666號,意為六六大順。清晨我會去城市西邊的電信廣場打拳,認識了東汽廠的劉大哥。

劉大哥,黑龍江人,高個頭,一口東北味普通話。幾年前東汽廠檢查身體,醫生説他血糖偏高,要吃藥打針。劉大哥不願意,認為有病不能光靠藥物。於是,他學習陳氏太極拳,剛開始歪歪扭扭,站樁站不到三分鐘,廣場上有人冷嘲熱諷,説他笨。劉大哥聽了一笑,“咱們工人有力量!地震那麼厲害東汽都沒有被震垮,打個太極,有什麼學不會的。”就這樣,每天早上六點,劉大哥騎輛自行車準時來到電信廣場,踢腿轉腰站樁,對着拳譜一招一式練習,七點半,拿起掛在香樟樹杈上的外套,騎車走人回廠上班。

冬去春來,劉大哥的陳氏太極拳打得有模有樣了。我對他豎大拇指,“劉大哥,你真棒!”他卻給我説24個字的“東汽精神”,他説東汽人都有這樣的精神,不算什麼。

黃河橋黃河路,上風上水。坐落在黃河西路65號的是東方電機廠,這個廠是我國研究、設計、製造大型發電設備的重大技術裝備骨幹企業,是全球發電設備、清潔能源產品和服務的主要供應商。

都説東電生產效益好職工福利好,每年清明節、端午節、中秋節、春節,東電的艾葉饃饃、肉粽子、棗仁月餅、酸菜餃子是搶手貨。東電食品廠的月餅,有火腿、豆沙、棗仁、五仁、金桔、椒鹽、鹹蛋黃、叉燒、豬肉、牛肉……味道好吃,價格比市面上賣的略便宜點,請認識的廠裏職工幫忙買,一種餡買1個,10個月餅10種口味,物有所值。

東電三生活區那條千米長的小巷子,有北方水餃、東北老面饅頭、西安羊肉泡饃、新疆大盤雞,到飯點時走一走,熱氣騰騰香味道四處飄送,店裏人來人往熱鬧得很,相比之下,火鍋和酸辣粉的吃客要少一點,不過,也見過辣得“噝噝噝”臉通紅的北方大漢和梳着髻的大嫂子,端着紅湯麪條,吃得津津有味。前幾年住家離東電三生活區近,十天半月我要往那條巷子走一趟,到同事妹妹家吃一碗餡多皮薄的酸菜水餃,帶點食材做個“麻婆豆腐”“水煮肉片”,都是家長裏短的日常行程。

“海派文化”和“東北文化”與當地文化深度融合,“外來人”與“當地人”的風俗習慣相互影響,構成了德陽的獨特氣質。

“水是眼波橫,山為眉峯聚”。發源於九頂山南麓的綿遠河(流經市區段稱旌湖)在此潺潺流淌,德陽最美的景觀在旌湖兩岸。德陽,別稱“旌城”,綿遠河以“旌湖”的名字在我腦海中深深地紮了根。旌湖水清,旌湖魚多,冬天的紅嘴鷗還沒有找到旌湖安營紮寨。我與家人,每逢節假日或者傍晚清晨,喜歡在旌湖兩岸流連徘徊,散步聊天。

現在的德陽多橋,而清代以前,綿遠河上幾乎沒有橋。1983年8月德陽建市,流經旌湖的綿遠河已經無法行舟盪船,河裏亂石裸露,兩岸雜草叢生。連接東西的大道,只有市區東門外一座名為“東橋”的橋,建於1972年,當年命名“東風大橋”。市區擴建後,綿遠河東岸通往中江縣方向的街道命名為凱江路,因此該橋又名凱江路大橋。這座連接東西市區的唯一橋樑,隨着德陽城市建設規模日益擴大,城市人口迅速增長,車輛不斷增多,七米寬的橋面顯得越來越狹窄和擁擠……

1995年10月1日彩虹橋(又名旌湖大橋、長江路大橋)的落成,把德陽的東、西兩岸緊密聯繫在了一起。它是德陽建市後修的第一座橋,又修在旌城東西兩岸的主軸線上,意義非同小可。這座“中承式提籃拱橋”弧線優美,猶如九天的銀河,飄飛在人間。

繼彩虹橋“一橋飛架南北,天塹變通途”後,又有多座大橋連接“東西”,閘鎖旌湖。岷江路大橋、珠江路大橋、黃河路大橋、青衣江路大橋、嘉陵江路大橋、沱江路大橋、旌湖水閘、珠江路水閘、柳梢堰水閘等橋樑和水閘相繼在旌湖突起,方便了百姓出行,帶動着民生經濟發展。

“德陽有座鐘鼓樓,半截還在雲裏頭”,老鐘鼓樓、五大會館、南塔都只存在人的記憶中了。而以德陽老鐘鼓樓為軸心,兩街一道到東西南北四條大街,南有文廟,北有牌坊(漢代孝子安安送米牌坊),東有橋亭,西有天主教堂。

西街往裏走,有賣糖果糕點的商鋪和針頭線腦百貨的,還有幾家做衣服的攤攤,他們都是資深裁縫。北街上米市壩,幾條街道中間一塊空地,不知道當年是不是真正的米市,連接空地的是慶雲街,這裏是德陽人的好吃一條街,最當頭的酸辣粉遠近馳名,當然也有不少火鍋老店,桌子板凳都擺到街沿上,夏天即便及至夜深,光膀子食客們依然吆五喝六豪興不減。巷子口左邊有一家餅店,店家在撐起的布傘下,置爐灶平鍋,幹餅子一個一個出爐,生意好得出奇。南街有鏵爐巷,鏵字僅指農具的犁鏵,有好幾個鋪子裏賣鐵打的各種農用工具、稻麥苞谷種子。時代變遷,鏵爐巷當街的鋪面逐漸變成時尚的服裝店,讓女人們穿梭於此戀戀不捨。往東街口走,十字口有家血旺店,八分錢一碗,多花五分錢就加一點切得細細的肥腸頭,這裏人總是多得很,要排隊,要先交錢,領牌子,再找座位坐下來,沒有半個小時你是吃不到嘴裏的。

農曆八月十四,德陽文廟會舉行盛大的秋季祭孔大典。身着古裝的禮讚官號令:樂舞生,各就位……隨着禮樂聲起,祭祀人員緩緩走入文廟大成殿,舞生莊嚴起舞,獻官浴手洗爵,依次敬香、帛、爵等特色祭品。素有川西部地區“甲西川”美譽的文廟,在祭孔大典時分外莊重,連文廟裏紫藤樹上的翠鳥也停止了鳴叫,睜着亮晶晶的小眼睛東看西瞅,默默注視着正在進行的一切。

史書載德陽有兩次移民記錄,一次是明末清初的湖廣填四川;一次是1958年前後三線建設三大廠與其他軍工廠的建立;而第三次移民應是1983年德陽建市我們這批人陸續到來。多元文化的浸潤與孕育使德陽品質彰顯,讓生活在這一方水土的人越來越幸福:春,東湖山上踏青,樹木葱蘢百花吐豔;夏,柳梢堰濕地公園、萬達廣場啤酒節嗨起,熱鬧吉祥;秋,石刻公園銀杏風舞,伴着文化藝術長廊,生命之光閃爍;冬,旌湖兩岸觀鳥喂鳥,人與鳥其樂融融。

責任編輯: 雷曉琦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四川省人民政府網站

主管單位:四川省人民政府辦公廳    主辦單位:四川省大數據中心

運行維護單位:中國電信四川公司

網站標識碼5100000062  蜀ICP備13001288號 

川公網安備 51010402000507號
網站地圖 網站聲明 聯繫我們 主編信箱